抽10毫升靜脈血冷藏空運到深圳,由黑中介將血樣轉運至香港,胎兒性別檢測報告出來後反饋給孕婦。單獨二孩政策放開後,很多家庭想選擇二孩性別,但又苦於內地禁令。於是一個跨香港、深圳,輻射到北京及其他省市的“寄血驗子”服務應運而生。法律和醫學專業人士提醒,在這種情況下得出的檢驗報告,不但承擔著很高的法律風險,其可信度也值得懷疑。(4月13日《北京青年報》)
  我國出台單獨二孩政策,並相繼在全國各地推開,本身就有一個目的,就是通過這一政策,讓更多符合政策的家庭能選擇“順其自然”地生,從而緩解性別比例失衡這一當今社會問題。但現在看來,這一新動向讓人有些“措手不及”,反而可能加劇這一社會問題。
  對於“寄血驗子”,醫學專家站出來解釋是必須的。然而,從醫療科學角度看,“奇血驗子”的確存在風險,2%的誤差的確也是誤差,但98%的準確率則更讓人有了選擇的信心,因而,“風險”說根本沒有說服力,反而會加劇血樣檢測性別的瘋狂。何況,人們的僥幸心理和即便“生錯了也無所謂”的思想,根本不會在乎花錢,願打願挨則是必然選擇。不迴避而是直面事實,就必須想辦法讓她們想生不敢選擇生、不能選擇生,這才是至為關鍵。問題越早暴露就越好,它迫使我們面對新問題,抓緊研究應對之策。
  我們不能因為到港澳驗血就不給辦理通行證,但是,對於這種打政策擦邊球的行為,我們卻不能束手無策,甚至放任不管。既然驗血目的只為“生子”,那麼,就完全可以與有關方面合作,同時,對孕婦驗血的性別檢驗,出台相應法律,明確限制。如果因為異地合法可以逃避責任,甚至將違法行為合法化,就違背了社會公平,更不利於性別平衡。
  “寄血驗子”明顯是違法行為,既然違法,就該依法懲處。但問題是如何抓住違法者,辦法不是沒有。首先一個,就是要暢通監督舉報渠道。要鼓勵行業內的自我監督,培養線人,通過一定的激勵措施,增強舉報積極性。不僅要一如既往地打擊非法醫療機構,更要設法揪出黑中介,斬斷其黑手。
  而最根本的,還要完善法律,杜絕漏洞。目前我國《禁寄物品指導目錄及處理辦法(試行)》中,有14類物品是明確禁止郵寄的,雖然第14條有“其他禁止寄遞的物品”字樣,但並沒有將血樣明確列入其中。這就給郵寄血樣打開了大門。剔除特殊情況,將之列入其中,迫在眉睫。
  當然,即便私人郵寄血樣納入了禁寄物品指導目錄,也並非就萬事大吉。去年奪命快遞事件的發生,暴露出我國快遞行業在物品驗視環節存在嚴重疏漏。法律法規不缺的時候發生這種惡劣事件,況乎血樣郵寄還存在法律空白呢。所以,完善禁郵寄目錄之後,最終還是看是否嚴格執行了物流驗貨制度。在這個前提下,如果能緊緊抓住“盛放血液用特殊保溫箱”這條線索,可疑物品重點“關註”,一查到底,從源頭到末端,一根繩子上的螞蚱,誰都無法逃脫。
  不過,無論是物流“隨意放水”,還是黑醫療機構、黑中介如此猖狂,根本還在監管不力,處罰不到位。所以,必須讓他們付出慘痛的經濟和法律成本,才能起到震懾作用。
  文/晴川  (原標題:“寄血驗子”亟須補齊法律短板)
創作者介紹

Toyota

ewtaekphdfr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